最帅小哥哥

不双担不双担不双担

方圆几里

海绵宝宝和派大星:

送我一粒红豆好不好:



平行时空,破镜重圆。




现实世界版破镜重圆☛同伙








01












“邬童,你决定了吗?”女生扎着长长的马尾,身形姣好,微微抬头,试图捕捉到男生的眼睛。








带着某些钦慕,语调温柔。








邬童淡淡地“嗯”了一声,眼神从虚空中抽离,看了她一眼:“替我谢谢邢教练。”








邢珊珊垂下头,露出一个清浅的笑:“爸爸会很开心的。”








长郡的风景其实一直不错。邬童走得很慢,路边有很多他叫不出名字的树,大多数都开着花,灿烂雍容。恰好和初中时文艺风的笔记本封面呼应——一棵开花的树。








他其实更喜欢中加,也更讨厌中加。闭着眼睛都记得的路和风景,让他既想念,又憎恨。








都回不去了。








行走中校服裤布料摩挲的声音,衬得心脏那点疼微不足道。它其实早就不痛了。疼痛的记忆太过于遥远,以至于这些年,大多数时间里,更像巨大疼痛后的余震,一晃而过。








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












邬童要出国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长郡。








这个从中加刚转来不久,曾被称为中加的王牌,无数女生梦中情人的男生,在掀起第二阵有关他的讨论风暴后,彻底从长郡退场,消失不见。




 












02








洛杉矶的天,很蓝。








室友贝利兴冲冲从门外跑进来,邀请尹柯去看他们下午的棒球比赛。








尹柯笑着摇了摇头,重新把头埋进书堆里。








贝利噘嘴,这个表情让他看起来十分惹人怜爱。他有一头卷卷的、柔软的金色头发,婴儿肥的脸颊和大大的眼睛,笑起来活泼又开朗。贝利总觉得,尹的微笑,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开心。








“恕我直言,尹,我总觉得你不开心。”贝利小心翼翼开口,“有什么我能帮你的吗?”








尹柯愣住,摸了摸自己的嘴角——那儿习惯性挂着笑。他垂下眼,像个小兽一样思考是该继续竖着盔甲,还是打开一道缝,去接受阳光的馈赠。








“尹?”贝利喊他。








“我下午跟你去。”尹柯说。








“太棒了,”贝利很高兴,喋喋不休,“你一定会爱上棒球的,相信我。”








爱上吗?尹柯近乎滑稽地想,我早就爱过了。
















03












学校的棒球队很受欢迎,看台上人满为患。贝利凭借良好的人缘,带着尹柯占到了前排的位置。美国人平素直来直去,大胆的女孩已经开始隔空向喜欢的棒球手喊话:“贾斯汀,I  love you!”








被称作贾斯汀的男孩拎着棒球棍朝观众席送了一个飞吻。








棒球队里还有几个东方面孔,尹柯扫了一圈,视线落到某个背影上时陡然僵住。








不,不可能的。








邬童现在应该在国内,光荣地结束他的中加王牌生涯,考上了一个他喜欢的大学,继续过自在的、不会再有尹柯出现的生活。








更甚至,接受邢珊珊或者其他女孩的追求,展开一段浪漫的校园恋爱。








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尹柯呆呆地抚上心口,意外的发现那里竟然在抽搐。








“嘿,尹,你怎么了?”贝利注意到他的异常,“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谢谢。”尹柯恢复了淡漠的神色,安静坐在那里,视线却不受控制地飘向那个身影。








贝利挠挠头,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是几个华人。他对尹柯说:“你想认识他们吗?也许跟你来自同一个国家。”








“你看那边,个子最高的那个,他很帅,像电视上的亚洲明星。”贝利开始给尹柯介绍,“别人都称呼他‘邬’,但这个名字太难叫了,让我觉得有点别扭。”








“邬是个很棒的投手,你看后边的女生,很多都在看他,但没几个人给他加油,我想他们肯定觉得大声叫邬的名字容易让他们看起来像丢了主人的宠物狗。”贝利说完便捂住嘴,显然觉得这样的比喻有些不尊重。








尹柯已经听不见其他的声音了。他的眼睛紧紧盯在贝利口中的邬身上,企图找出他不是邬童的证明。








邬在这时候转过了身。








很可惜,尹柯失败了。








那张他深深烙在脑海中的脸,长开了后更成熟帅气,神情平淡看着对手,眼神没有递给观众席分毫。尹柯恍惚间觉得这样的邬童有些陌生。








尹柯的呆滞持续到棒球比赛结束。婉拒了贝利的用餐邀请,尹柯觉得自己现在需要一个人冷静一下。








邬童,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不可否认的是,尹柯是开心的。他做足了这辈子可能都不会再见到邬童的准备。但缘分猝不及防。








尹柯活在妈妈的控制欲里,所有为他好都是困住他的牢笼,他想过反抗,却好像离邬童越来越远。








就这样吧。尹柯想,他也没有拥有过,就不存在什么失去。








他甚至想起一句不知道在哪儿看到的话。








暗恋就是在你看不见的节点,我被你杀死过无数次,也被你拯救。








邬童是他的救赎。
















04












贝利很开心,因为尹柯没有再拒绝过他一起去看棒球的请求。他觉得尹柯一定也跟他一样,爱上了棒球。








事实上,尹柯一直爱棒球。








观众席的姑娘们已经研究出了加油的新称呼——直呼名字,虽然听着有点不礼貌,但起码在中国人看来这样的称呼是正常的。








尹柯怀着莫名的私心,一次又一次答应和贝利去看棒球比赛。坐在千万人的欢呼声中沉默地看着邬童。








邬童有了新的捕手。








他在离自己越来越远。








“我们分开比在一起更久了,我还是很喜欢你。”








尹柯悄悄在笔记本上留下了这样一句话。












“嘿,尹,晚上一起去参加聚会吧,听说会有很多漂亮姑娘。”贝利总是这样精力充沛。








尹柯无奈:“你怎么总想着漂亮姑娘。”








贝利有些害羞地说:“其实是隔壁班的几位女生邀请我,但我有些害羞,你可以陪我一起去吗?”








还有一个原因,但贝利准备给尹柯一个惊喜。








“好吧。”尹柯又开始发挥他的助人为乐精神。贝利算得上是他大学里唯一的好朋友了。这个精力充沛,阳光开朗的男孩,总能带给尹柯不少欢乐。








美国人似乎很喜欢开各种聚会,高中时候尹柯就感受到了。到了大学更甚,第一学期才过了两个月,贝利就已经参加了不下五个。








来的路上贝利给了尹柯一顶棒球帽,上面印着校棒球队的字母缩写。尹柯越来越搞不懂剧情走向了,他跟贝利,穿着棒球服,戴着棒球帽,去参加聚会?








校棒球队举办的交谊舞会会吗?








一语成谶。
















05












邬童端着一杯香槟,淡漠地看着门口发呆。








“邬,你这家伙,不要总是冷着一张脸。”贾斯汀端着酒杯晃过来,“你知道大厅里有多少姑娘是来看你的吗?”








“不知道。”邬童抬手跟他碰杯,一饮而尽。








“你太无趣了。”贾斯汀耸耸肩,喝光杯里的酒,转身去跟漂亮姑娘搭讪了。








邬童不是第一次被人说无趣了,但他依旧毫无感觉。这两年棒球对他来说,只是排遣寂寞的爱好,不是把妹的手段。








他重新倒了杯酒,在心里计算要喝多少杯才能熬过这个无聊的棒球球迷聚会。








门口进来两个人。








邬童握着杯子的手指有些颤抖,力度却大得几乎要将杯子捏碎。








即使隔着半个大厅,他也能清晰地看出那个刚进门的人是谁。








尹柯。








他长高了,也瘦了,温润的笑挂在他脸上,更像摘不掉的面具,让他看起来永远那么绅士。








周围所有的嘈杂都在这一瞬间消失,邬童紧紧地盯着尹柯,直到他有所感受,目光撞过来。








四目相对。








尹柯呼吸一窒。








邬童正缓慢朝着他走过来。每一步都像踩在尹柯心上,他想逃,脚却像生了根一样,动弹不得。








直到邬童走到跟前,高大的身躯笼罩着他,摄人的压迫感从平静的眉眼散出。








到这时尹柯才发现,邬童是真的长高了不少,比自己要高小半个头。








出乎意料的是,邬童伸手给了他一个拥抱。尹柯的后背肌肉一下子崩得很紧,整个人近乎僵直。








“好久不见,尹柯。”








“好久不见。”尹柯的反应很迅速,目光飘忽不定,没有看邬童的脸,反倒是落到他脖子上戴的那串戒指项链上。








他有恋人了吗?








戒指样式很平凡,也很细,只有女孩子纤细的手指才能戴进去。








“咦,你们两个认识吗?”贝利反应过来两个人是在用中文交流,瞪大了眼睛。








“是啊,我们以前是好朋友。”邬童冲他笑了笑。








贝利恍然大悟:“怪不得从见到你之后,尹每周都跟我去看棒球比赛。可是……”可是尹为什么从来不跟你打招呼?








“贝利,那边的姑娘们正在呼唤你。”尹柯打断了他的疑问,推他往一边走。








邬童一把抓住尹柯的手腕,目光灼灼,显然贝利透露的信息让他很开心:“有空喝一杯吗?”
















06












“这几年过得怎么样?”邬童领着尹柯往休息区走,把手里的高脚杯递给他,又随手拿了一杯。








“还好。”尹柯接过,抿了一口,有淡淡的甜。








“还好?”邬童的眸色骤然加深,扫过他湿润的嘴唇和杯壁。








尹柯并不知道,杯子刚刚被邬童用过。








邬童灌了两口酒,试图缓解潜意识里传来的口干舌燥,








“嗯。”尹柯并不想多讲,敷衍过去。“你呢?”








“我也还好。”邬童的回答跟他别无二致。








真是为虚与蛇的对话。尹柯感慨。








“除了有些想你。”邬童慢慢吞吞补了一句。








尹柯瞪大了眼,被邬童的直白搞得不知所措。








“嘿,朋友们,棒球之夜的黑暗一吻,准备好了吗?”大厅中央突然传来高亢的声音,“我们棒球队的成员全都在这儿,姑娘们,接下来就看你们的了。”








大厅骤然一片漆黑。








尹柯感觉有只手箍住了自己的腰,把他狠狠拖进怀里。有双湿热的唇贴上来,碾开他的唇瓣,强势撬开了他的牙关。








“不……”呼声都被吞进肚子里,滚烫的唇舌一遍又一遍扫荡着他的口腔,带着微甜的香槟起泡酒味道,连同牙齿反复清扫,舌苔舔过上颚,几乎要顶到喉咙口。








尹柯软了腰,只能靠对方的手支撑着站立。邬童太强势了,尹柯感觉自己几乎要融化在他怀里。








无法抗拒。








“5、4、3、2、1!”倒计时的呼声惊雷般在尹柯耳边炸开,他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咬了一口邬童的唇,趁邬童疼得动作一停,从对方怀里挣脱出来,扶着桌子喘气。








灯亮了。








“我先走了。”尹柯指尖发颤,觉得大脑热得像是要炸掉,慌不择路转身就跑。








邬童拉住他,舔了舔唇瓣的血迹,看着一脸酡红,醉人不已的尹柯,“留个联系方式吧。”








尹柯胡乱念了一串号码。








邬童没有记,只贴近尹柯,揽上他的肩:“我送你回去。”
















07












尹柯攥着手机缩在被子里,只觉得周身滚烫,忍不住抚了抚自己的唇,脸更烫了。








他打开通讯录,最新一条记录的备注是两个字,童童。








那是邬童亲手输入的。他当着尹柯的面用尹柯的手机给自己拨号,连备注都贴心地改了。








童童。尹柯念一遍这个名字,捂住发烫的脸颊,脑海里又浮现邬童临走时的模样。他低头亲了亲自己红红的耳尖,温热的呼吸打在耳廓。








明天见,邬童说。












贝利回来的有点晚。他看着被子里的尹柯,小声问了句:“睡了吗,尹?”








尹柯醒着,但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他现在太混乱了,不想跟人交流,只好装睡。








“好吧,你肯定睡了。”贝利开始自言自语,“我今天被一位姑娘吻了,她很热情,但我没有看清她的样子。这太令我难受了,那可是我的初吻,我却没有看清对方的长相。”








尹柯耳尖又开始发烫,他无比庆幸自己装睡的决定,不然岂不是要和贝利探讨他初吻丢了的详细过程?








最关键的是,他自己的初吻也在今晚被人夺走了。








邬童吻他,是因为喜欢吗?还是因为学会了美国的开放,仅仅只是找人发泄一下欲望?








想到那串戒指项链,尹柯的心又开始发涩。








如果真的是这样……
















08












和初三的时候不同,十几岁的邬童骄傲又好面子,追问无果后和尹柯冷战,直到最后尹柯悄无声息的消失,两人也没能说上一句话。








现在的邬童成熟又稳重,他能拿出尹柯拒绝不了的手段,霸道强势地挤进他的生活。








每一次见面,邬童脖子里都戴着那串戒指项链,醒目到刺眼。尹柯无数次张口,又将问题咽下。








他怕知道真相。








不要那么贪心了,尹柯,他对自己说,你根本就不配再拥有邬童。








比起一见面就胡思乱想,不如不见。












尹柯又开始了躲避邬童的生涯。








邬童几次打过去的电话都被挂断,连课堂上也找不到人。








第二天的棒球比赛,邬童在观众席搜寻了很久,姑娘们一片哗然,这是他第一次这么认真地看观众席。加油的声音更大了。








贝利坐在第二排,身旁没有尹柯。冷着脸打完了整场,散场后邬童大步踏向观众席,拦住了想要离开的贝利:“尹柯呢?”








贝利支支吾吾,说不出所以然。








尹柯这两天没在寝室。








贝利眼见邬童黒着脸,整个人的气势变得阴沉可怕,赶忙拦住他:“等等,邬,你怎么了?”








“失陪。”邬童用仅有的风度道歉,离开。








“老天啊,他的模样看起来像是要杀人。”贝利喃喃,“尹可千万不要出事。”








多么可笑的情境。邬童迎着冷冷的风,胸腔里满是怒火,尹柯当年也是这样,一言不发从他生命里逃开,杳无音信。








“你逃不了的,尹柯。”邬童喃喃自语。








他绝不会让尹柯消失第二次。








尹柯在图书馆。天渐渐黑了,快要到闭馆时间,他的周围空无一人。








尹柯合上手中的书,揉揉酸涩的眼睛,站起身,走到一旁的书架边,打算把书放回去。








手腕被人用力抓住了。








停在半空中的书掉在地上。








“你又要逃吗?”








“尹柯。”








“你觉得你还能逃开吗?”邬童湿重的呼吸喷洒在尹柯颈侧,强有力的臂膀反剪着尹柯的手腕,精壮的身躯将尹柯死死困在角落里——他早已成年。








长久的枯燥训练很好地控制了他的暴躁和戾气,却没有令它们消失。








浑身的骨节都在疼,尹柯能感受到自己包裹在邬童的气息里,男性蓬勃的荷尔蒙冲进他的鼻腔,搅乱他的思考。时隔多年,胸腔里的鲜红心脏依旧因为邬童的接近而愉悦地跳动着。他的身体为此兴奋地微微发抖,尽管尹柯不想承认。








“我不会放过你的。”邬童在尹柯耳边一遍又一遍地重复,“你休想再离开我第二次。”








他尝够了思念的滋味。








在无数个无眠、辗转反侧的夜里,他花了好久才想明白,没有什么比爱的人更重要。骄矜维持的面子,紧抓不放念念不忘想要得到的解释,其实都无足轻重。








成年之后爸爸告诉了他真相,彻底断绝了他寻找妈妈的执念。








要长大以后才发现,没有什么是不能原谅的。那些曾经以为一辈子都无法忘却的疼痛,早就在时间的洪流中稀释殆尽,只留下微微的涩。








和无穷无尽的想念。 








邬童思念着尹柯。








他从来没有如此清晰地意识到这个问题。 








那些疼痛和思念比起来,竟然不值一提。 








可他没有找到妈妈,也弄丢了尹柯。












“尹柯,我弄丢了妈妈,不想再弄丢你了。”邬童把他抱得很紧。来美国两年,邬童唯一学会的就是美国人的直白。








邬童的怀抱很暖,轻而易举打碎了尹柯的屏障。








“邬童……” 尹柯轻声呼唤他的名字,眼泪猝不及防蓄满眼眶,又大颗滴落在邬童后颈。








有什么温凉的东西贴到了后颈。尹柯摸了一把,是邬童一直戴着的戒指项链。








“这个戒指,本来想打赢那场比赛后拿来告白,没想到迟到了这么多年。”邬童笑了笑,“可惜尺寸太小,你现在戴不上了。”








“对不起……”视线被泪水模糊,尹柯只能重复这三个字,他像一尾失了水的鱼,在空气中挣扎着喘息。








“别哭。”邬童吻住他桃花色的眼睑,虔诚低语,“你别再离开我了,好不好。”








“我不离开你,我死都不要再离开你了。”尹柯哭得几乎要喘不上气,他开始无比后悔自己的懦弱和逃避。








如果当时再坚持坚持,只要他再坚持坚持……
















09












“尹!”贝利扑过来,抱住尹柯蹭了蹭,“你这两天去哪了,我很担心你。”








“出去散了散心。”尹柯笑笑。








“对了,你见到邬了吗?”贝利突然想起来,“他下午好可怕,吓得我不敢说话。”








“见到了。”想到邬童,尹柯鼻子又开始发涩,“误会解开了,以后都是晴天。”








贝利笑起来,蓝色的眼睛很是漂亮:“那就好。”








令贝利吃惊的是,尹柯开始加入棒球队的训练,课余时间都在和邬童练习棒球。








“老天爷,我从来不知道,你打棒球竟然这么棒。”休息时间,贝利目瞪口呆看着走过来的尹柯。








尹柯摘下头套,笑:“很多年没练过了。”








邬童跟在他身后,毫不避讳地从背后揽住了他的腰。








尹柯没有躲开。








贝利接下来的话卡在了嗓子里,醍醐灌顶,尹和邬竟然是这样的关系!








怪不得邬的项链现在戴在尹的脖子上!








怪不得尹给邬做捕手!








捕手是投手的老婆啊!








“祝你们幸福。”贝利恍恍惚惚祝福他们。








“谢谢。”邬童勾唇。








“你吓到贝利了。”尹柯用手肘捅邬童。








“美国朋友明明很开放的。”邬童低头咬他耳朵。








贝利脚下踉跄,即使听不懂中文,也觉得满嘴狗粮。












捕手终于回到了他亲爱的投手身边,开始人生新的旅程。






再也等不到灯下黑了

回头是爱

红豆老师回来啦

送我一粒红豆好不好:





01






“邬童,你决定了吗?”女生扎着长长的马尾,身形姣好,微微抬头,试图捕捉到男生的眼睛。




带着某些钦慕,语调温柔。




邬童淡淡地“嗯”了一声,眼神从虚空中抽离,看了她一眼:“替我谢谢邢教练。”




邢珊珊垂下头,露出一个清浅的笑:“爸爸会很开心的。”




长郡的风景其实一直不错。邬童走得很慢,路边有很多他叫不出名字的树,大多数都开着花,灿烂雍容。恰好和初中时文艺风的笔记本封面呼应——一棵开花的树。




他其实更喜欢中加,也更讨厌中加。闭着眼睛都记得的路和风景,让他既想念,又憎恨。




都回不去了。




行走中校服裤布料摩挲的声音,衬得心脏那点疼微不足道。它其实早就不痛了。疼痛的记忆太过于遥远,以至于这些年,大多数时间里,更像巨大疼痛后的余震,一晃而过。




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






邬童要出国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长郡。




这个从中加刚转来不久,曾被称为中加的王牌,无数女生梦中情人的男生,在掀起第二阵有关他的讨论风暴后,彻底从长郡退场,消失不见。


 






02




洛杉矶的天,很蓝。




室友贝利兴冲冲从门外跑进来,邀请尹柯去看他们下午的棒球比赛。




尹柯笑着摇了摇头,重新把头埋进书堆里。




贝利噘嘴,这个表情让他看起来十分惹人怜爱。他有一头卷卷的、柔软的金色头发,婴儿肥的脸颊和大大的眼睛,笑起来活泼又开朗。贝利总觉得,尹的微笑,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开心。




“恕我直言,尹,我总觉得你不开心。”贝利小心翼翼开口,“有什么我能帮你的吗?”




尹柯愣住,摸了摸自己的嘴角——那儿习惯性挂着笑。他垂下眼,像个小兽一样思考是该继续竖着盔甲,还是打开一道缝,去接受阳光的馈赠。




“尹?”贝利喊他。




“我下午跟你去。”尹柯说。




“太棒了,”贝利很高兴,喋喋不休,“你一定会爱上棒球的,相信我。”




爱上吗?尹柯近乎滑稽地想,我早就爱过了。








03






学校的棒球队很受欢迎,看台上人满为患。贝利凭借良好的人缘,带着尹柯占到了前排的位置。美国人平素直来直去,大胆的女孩已经开始隔空向喜欢的棒球手喊话:“贾斯汀,I  love you!”




被称作贾斯汀的男孩拎着棒球棍朝观众席送了一个飞吻。




棒球队里还有几个东方面孔,尹柯扫了一圈,视线落到某个背影上时陡然僵住。




不,不可能的。




邬童现在应该在国内,光荣地结束他的中加王牌生涯,考上了一个他喜欢的大学,继续过自在的、不会再有尹柯出现的生活。




更甚至,接受邢珊珊或者其他女孩的追求,展开一段浪漫的校园恋爱。




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尹柯呆呆地抚上心口,意外的发现那里竟然在抽搐。




“嘿,尹,你怎么了?”贝利注意到他的异常,“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谢谢。”尹柯恢复了淡漠的神色,安静坐在那里,视线却不受控制地飘向那个身影。




贝利挠挠头,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是几个华人。他对尹柯说:“你想认识他们吗?也许跟你来自同一个国家。”




“你看那边,个子最高的那个,他很帅,像电视上的亚洲明星。”贝利开始给尹柯介绍,“别人都称呼他‘邬’,但这个名字太难叫了,让我觉得有点别扭。”




“邬是个很棒的投手,你看后边的女生,很多都在看他,但没几个人给他加油,我想他们肯定觉得大声叫邬的名字容易让他们看起来像丢了主人的宠物狗。”贝利说完便捂住嘴,显然觉得这样的比喻有些不尊重。




尹柯已经听不见其他的声音了。他的眼睛紧紧盯在贝利口中的邬身上,企图找出他不是邬童的证明。




邬在这时候转过了身。




很可惜,尹柯失败了。




那张他深深烙在脑海中的脸,长开了后更成熟帅气,神情平淡看着对手,眼神没有递给观众席分毫。尹柯恍惚间觉得这样的邬童有些陌生。




尹柯的呆滞持续到棒球比赛结束。婉拒了贝利的用餐邀请,尹柯觉得自己现在需要一个人冷静一下。




邬童,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不可否认的是,尹柯是开心的。他做足了这辈子可能都不会再见到邬童的准备。但缘分猝不及防。




尹柯活在妈妈的控制欲里,所有为他好都是困住他的牢笼,他想过反抗,却好像离邬童越来越远。




就这样吧。尹柯想,他也没有拥有过,就不存在什么失去。




他甚至想起一句不知道在哪儿看到的话。




暗恋就是在你看不见的节点,我被你杀死过无数次,也被你拯救。




邬童是他的救赎。








04






贝利很开心,因为尹柯没有再拒绝过他一起去看棒球的请求。他觉得尹柯一定也跟他一样,爱上了棒球。




事实上,尹柯一直爱棒球。




观众席的姑娘们已经研究出了加油的新称呼——直呼名字,虽然听着有点不礼貌,但起码在中国人看来这样的称呼是正常的。




尹柯怀着莫名的私心,一次又一次答应和贝利去看棒球比赛。坐在千万人的欢呼声中沉默地看着邬童。




邬童有了新的捕手。




他在离自己越来越远。




“我们分开比在一起更久了,我还是很喜欢你。”




尹柯悄悄在笔记本上留下了这样一句话。






“嘿,尹,晚上一起去参加聚会吧,听说会有很多漂亮姑娘。”贝利总是这样精力充沛。




尹柯无奈:“你怎么总想着漂亮姑娘。”




贝利有些害羞地说:“其实是隔壁班的几位女生邀请我,但我有些害羞,你可以陪我一起去吗?”




还有一个原因,但贝利准备给尹柯一个惊喜。




“好吧。”尹柯又开始发挥他的助人为乐精神。贝利算得上是他大学里唯一的好朋友了。这个精力充沛,阳光开朗的男孩,总能带给尹柯不少欢乐。




美国人似乎很喜欢开各种聚会,高中时候尹柯就感受到了。到了大学更甚,第一学期才过了两个月,贝利就已经参加了不下五个。




来的路上贝利给了尹柯一顶棒球帽,上面印着校棒球队的字母缩写。尹柯越来越搞不懂剧情走向了,他跟贝利,穿着棒球服,戴着棒球帽,去参加聚会?




校棒球队举办的交谊舞会会吗?




一语成谶。








05






邬童端着一杯香槟,淡漠地看着门口发呆。




“邬,你这家伙,不要总是冷着一张脸。”贾斯汀端着酒杯晃过来,“你知道大厅里有多少姑娘是来看你的吗?”




“不知道。”邬童抬手跟他碰杯,一饮而尽。




“你太无趣了。”贾斯汀耸耸肩,喝光杯里的酒,转身去跟漂亮姑娘搭讪了。




邬童不是第一次被人说无趣了,但他依旧毫无感觉。这两年棒球对他来说,只是排遣寂寞的爱好,不是把妹的手段。




他重新倒了杯酒,在心里计算要喝多少杯才能熬过这个无聊的棒球球迷聚会。




门口进来两个人。




邬童握着杯子的手指有些颤抖,力度却大得几乎要将杯子捏碎。




即使隔着半个大厅,他也能清晰地看出那个刚进门的人是谁。




尹柯。




他长高了,也瘦了,温润的笑挂在他脸上,更像摘不掉的面具,让他看起来永远那么绅士。




周围所有的嘈杂都在这一瞬间消失,邬童紧紧地盯着尹柯,直到他有所感受,目光撞过来。




四目相对。




尹柯呼吸一窒。




邬童正缓慢朝着他走过来。每一步都像踩在尹柯心上,他想逃,脚却像生了根一样,动弹不得。




直到邬童走到跟前,高大的身躯笼罩着他,摄人的压迫感从平静的眉眼散出。




到这时尹柯才发现,邬童是真的长高了不少,比自己要高小半个头。




出乎意料的是,邬童伸手给了他一个拥抱。尹柯的后背肌肉一下子崩得很紧,整个人近乎僵直。




“好久不见,尹柯。”




“好久不见。”尹柯的反应很迅速,目光飘忽不定,没有看邬童的脸,反倒是落到他脖子上戴的那串戒指项链上。




他有恋人了吗?




戒指样式很平凡,也很细,只有女孩子纤细的手指才能戴进去。




“咦,你们两个认识吗?”贝利反应过来两个人是在用中文交流,瞪大了眼睛。




“是啊,我们以前是好朋友。”邬童冲他笑了笑。




贝利恍然大悟:“怪不得从见到你之后,尹每周都跟我去看棒球比赛。可是……”可是尹为什么从来不跟你打招呼?




“贝利,那边的姑娘们正在呼唤你。”尹柯打断了他的疑问,推他往一边走。




邬童一把抓住尹柯的手腕,目光灼灼,显然贝利透露的信息让他很开心:“有空喝一杯吗?”








06






“这几年过得怎么样?”邬童领着尹柯往休息区走,把手里的高脚杯递给他,又随手拿了一杯。




“还好。”尹柯接过,抿了一口,有淡淡的甜。




“还好?”邬童的眸色骤然加深,扫过他湿润的嘴唇和杯壁。




尹柯并不知道,杯子刚刚被邬童用过。




邬童灌了两口酒,试图缓解潜意识里传来的口干舌燥,




“嗯。”尹柯并不想多讲,敷衍过去。“你呢?”




“我也还好。”邬童的回答跟他别无二致。




真是为虚与蛇的对话。尹柯感慨。




“除了有些想你。”邬童慢慢吞吞补了一句。




尹柯瞪大了眼,被邬童的直白搞得不知所措。




“嘿,朋友们,棒球之夜的黑暗一吻,准备好了吗?”大厅中央突然传来高亢的声音,“我们棒球队的成员全都在这儿,姑娘们,接下来就看你们的了。”




大厅骤然一片漆黑。




尹柯感觉有只手箍住了自己的腰,把他狠狠拖进怀里。有双湿热的唇贴上来,碾开他的唇瓣,强势撬开了他的牙关。




“不……”呼声都被吞进肚子里,滚烫的唇舌一遍又一遍扫荡着他的口腔,带着微甜的香槟起泡酒味道,连同牙齿反复清扫,舌苔舔过上颚,几乎要顶到喉咙口。




尹柯软了腰,只能靠对方的手支撑着站立。邬童太强势了,尹柯感觉自己几乎要融化在他怀里。




无法抗拒。




“5、4、3、2、1!”倒计时的呼声惊雷般在尹柯耳边炸开,他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咬了一口邬童的唇,趁邬童疼得动作一停,从对方怀里挣脱出来,扶着桌子喘气。




灯亮了。




“我先走了。”尹柯指尖发颤,觉得大脑热得像是要炸掉,慌不择路转身就跑。




邬童拉住他,舔了舔唇瓣的血迹,看着一脸酡红,醉人不已的尹柯,“留个联系方式吧。”




尹柯胡乱念了一串号码。




邬童没有记,只贴近尹柯,揽上他的肩:“我送你回去。”








07






尹柯攥着手机缩在被子里,只觉得周身滚烫,忍不住抚了抚自己的唇,脸更烫了。




他打开通讯录,最新一条记录的备注是两个字,童童。




那是邬童亲手输入的。他当着尹柯的面用尹柯的手机给自己拨号,连备注都贴心地改了。




童童。尹柯念一遍这个名字,捂住发烫的脸颊,脑海里又浮现邬童临走时的模样。他低头亲了亲自己红红的耳尖,温热的呼吸打在耳廓。




明天见,邬童说。






贝利回来的有点晚。他看着被子里的尹柯,小声问了句:“睡了吗,尹?”




尹柯醒着,但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他现在太混乱了,不想跟人交流,只好装睡。




“好吧,你肯定睡了。”贝利开始自言自语,“我今天被一位姑娘吻了,她很热情,但我没有看清她的样子。这太令我难受了,那可是我的初吻,我却没有看清对方的长相。”




尹柯耳尖又开始发烫,他无比庆幸自己装睡的决定,不然岂不是要和贝利探讨他初吻丢了的详细过程?




最关键的是,他自己的初吻也在今晚被人夺走了。




邬童吻他,是因为喜欢吗?还是因为学会了美国的开放,仅仅只是找人发泄一下欲望?




又或者是,离别多年的占有欲作祟。




想到那串戒指项链,尹柯的心又开始发涩。




如果真的是这样……








08






和初三的时候不同,十几岁的邬童骄傲又好面子,追问无果后和尹柯冷战,直到最后尹柯悄无声息的消失,两人也没能说上一句话。




现在的邬童成熟又稳重,他能拿出尹柯拒绝不了的手段,霸道强势地挤进他的生活。




每一次见面,邬童脖子里都戴着那串戒指项链,醒目到刺眼。尹柯无数次张口,又将问题咽下。




他怕知道真相。




不要那么贪心了,尹柯,他对自己说,你根本就不配再拥有邬童。




比起一见面就胡思乱想,不如不见。






尹柯又开始了躲避邬童的生涯。




邬童几次打过去的电话都被挂断,连课堂上也找不到人。




第二天的棒球比赛,邬童在观众席搜寻了很久,姑娘们一片哗然,这是他第一次这么认真地看观众席。加油的声音更大了。




贝利坐在第二排,身旁没有尹柯。冷着脸打完了整场,散场后邬童大步踏向观众席,拦住了想要离开的贝利:“尹柯呢?”




贝利支支吾吾,说不出所以然。




尹柯这两天没在寝室。




贝利眼见邬童黒着脸,整个人的气势变得阴沉可怕,赶忙拦住他:“等等,邬,你怎么了?”




“失陪。”邬童用仅有的风度道歉,离开。




“老天啊,他的模样看起来像是要杀人。”贝利喃喃,“尹可千万不要出事。”




多么可笑的情境。邬童迎着冷冷的风,胸腔里满是怒火,尹柯当年也是这样,一言不发从他生命里逃开,杳无音信。




“你逃不了的,尹柯。”邬童喃喃自语。




他绝不会让尹柯消失第二次。




尹柯在图书馆。天渐渐黑了,快要到闭馆时间,他的周围空无一人。




尹柯合上手中的书,揉揉酸涩的眼睛,站起身,走到一旁的书架边,打算把书放回去。




手腕被人用力抓住了。




停在半空中的书掉在地上。




“你又要逃吗?”




“尹柯。”




“你觉得你还能逃开吗?”邬童湿重的呼吸喷洒在尹柯颈侧,强有力的臂膀反剪着尹柯的手腕,精壮的身躯将尹柯死死困在角落里——他早已成年。




长久的枯燥训练很好地控制了他的暴躁和戾气,却没有令它们消失。




浑身的骨节都在疼,尹柯能感受到自己包裹在邬童的气息里,男性蓬勃的荷尔蒙冲进他的鼻腔,搅乱他的思考。时隔多年,胸腔里的鲜红心脏依旧因为邬童的接近而愉悦地跳动着。他的身体为此兴奋地微微发抖,尽管尹柯不想承认。




“我不会放过你的。”邬童在尹柯耳边一遍又一遍地重复,“你休想再离开我第二次。”




他尝够了思念的滋味。




在无数个无眠、辗转反侧的夜里,他花了好久才想明白,没有什么比爱的人更重要。骄矜维持的面子,紧抓不放念念不忘想要得到的解释,其实都无足轻重。




成年之后爸爸告诉了他真相,彻底断绝了他寻找妈妈的执念。




要长大以后才发现,没有什么是不能原谅的。那些曾经以为一辈子都无法忘却的疼痛,早就在时间的洪流中稀释殆尽,只留下微微的涩。




和无穷无尽的想念。 




邬童思念着尹柯。




他从来没有如此清晰地意识到这个问题。 




那些疼痛和思念比起来,竟然不值一提。 




可他没有找到妈妈,也弄丢了尹柯。






“尹柯,我弄丢了妈妈,不想再弄丢你了。”邬童把他抱得很紧。来美国两年,邬童唯一学会的就是美国人的直白。




邬童的怀抱很暖,轻而易举打碎了尹柯的屏障。




“邬童……” 尹柯轻声呼唤他的名字,眼泪猝不及防蓄满眼眶,又大颗滴落在邬童后颈。




已经结痂的伤口重新剥落,露出艳红的血,一滴一滴,顺着泪腺流淌。尹柯其实很久没哭过了,离开了家人和邬童,他愈发无坚不摧。




看起来无坚不摧。




有什么温凉的东西贴到了后颈。尹柯摸了一把,是邬童一直戴着的戒指项链。




“这个戒指,本来想打赢那场比赛后拿来告白,没想到迟到了这么多年。”邬童笑了笑,“可惜尺寸太小,你现在戴不上了。”




“对不起……”视线被泪水模糊,尹柯只能重复这三个字,他像一尾失了水的鱼,在空气中挣扎着喘息。




“别哭。”邬童吻住他桃花色的眼睑,虔诚低语,“你别再离开我了,好不好。”




“我不离开你,我死都不要再离开你了。”尹柯哭得几乎要喘不上气,他开始无比后悔自己的懦弱和逃避。




如果当时再坚持坚持,只要他再坚持坚持……








09






“尹!”贝利扑过来,抱住尹柯蹭了蹭,“你这两天去哪了,我很担心你。”




“出去散了散心。”尹柯笑笑。




“对了,你见到邬了吗?”贝利突然想起来,“他下午好可怕,吓得我不敢说话。”




“见到了。”想到邬童,尹柯鼻子又开始发涩,“误会解开了,以后都是晴天。”




贝利笑起来,蓝色的眼睛很是漂亮:“那就好。”




令贝利吃惊的是,尹柯开始加入棒球队的训练,课余时间都在和邬童练习棒球。




“老天爷,我从来不知道,你打棒球竟然这么棒。”休息时间,贝利目瞪口呆看着走过来的尹柯。




尹柯摘下头套,笑:“很多年没练过了。”




邬童跟在他身后,毫不避讳地从背后揽住了他的腰。




尹柯没有躲开。




贝利接下来的话卡在了嗓子里,醍醐灌顶,尹和邬竟然是这样的关系!




怪不得邬的项链现在戴在尹的脖子上!




怪不得尹给邬做捕手!




捕手是投手的老婆啊!




“祝你们幸福。”贝利恍恍惚惚祝福他们。




“谢谢。”邬童勾唇。




“你吓到贝利了。”尹柯用手肘捅邬童。




“美国朋友明明很开放的。”邬童低头咬他耳朵。




贝利脚下踉跄,即使听不懂中文,也觉得满嘴狗粮。






捕手终于回到了他亲爱的投手身边,开始人生新的旅程。




苦海无涯,回头是爱。



网游/网配/网红/写手

少年J:

吴恩初:



爱青青!




十里青青:







同系列:网游网配   写手爱情故事
















A 网游/电竞/游戏相关
















初恋英雄 by 却杉








【游戏大神凯X菜鸟迷弟千】
















大神求别撩 by 包子毛球








【大神凯X新手千】
















哦?欧洲人? by 大哥大








【欧洲人凯X非洲人千】
















【凯千/完结】伴 by 阿空








【阴阳师凯X式神千】
















我们不想失恋 by 硬骨见鹿








【职业选手凯X游戏主播千】
















我们真失恋了 by 硬骨见鹿








【职业选手凯X游戏主播千】
















别人闪现撞墙我撞你 by 阿芷姑娘








【电竞老油条凯X电竞新人千】
















都怪那夜电脑卡成狗 by 阿芷姑娘








【职业选手凯X当红主播千】
















【往昔同人】剑侠情缘 by 性野凉逢








【剑三玩家凯X剑三玩家千】
















《来日方长,劝你善良》 by 苏苏苏








【剑三玩家凯X剑三玩家千】
















我方打野就在附近 by 说好的高冷总裁呢








【电竞大神凯X电竞新秀千】
















【凱千】小哥哥吃雞吧? by 此木有隻烊








【游戏王实况大神凯X游戏黑洞实况大神千】
















我的学弟撩人不自知怎么办 by 阿芷姑娘 








【吃鸡手残党凯X吃鸡大神千】
















【凯千】网络一线牵,珍惜这段缘 by 方就








【王者荣耀玩家凯X王者荣耀玩家千】
















你的吃鸡队友声音很好听怎么办 by 阿憩呐_








【吃鸡队长凯X吃鸡队友千】
















【凯千】论电竞大佬如何被明星迷弟推倒 by 在槐中








【明星凯X电竞选手千】
















【凯千】帮主夫人,听说你想拐卖我弟弟? by 荆竹








【游戏大神凯X弟控千】
















抱歉,您和易烊千玺之间,隔着一个王俊凯的距离 by 荆竹








【玩家凯XNPC千】
















B 网配
















长宁安逸 by 减减








【游戏主播凯X网配大神千】
















你的声音 by Amor








【全民k歌主播凯X全民k歌主播千】
















网配二三事 by 阿落落








【大神凯X大神千】
















【凯千】恋爱GG by 方就








【cv凯Xcv千】
















题目待定【凯千/网配/双大神/连载】 by 浥轻尘








【大神凯X大神千】
















【凯千】恋爱GG番外:恋爱夫夫五十问 by 方就








【cv凯Xcv千】
















我就不pia字母戏【网配/甜】 by 吃草莓的蓝莓少女








【cv凯Xcv千】
















C 网红/主播/直播
















唇色 by Yuu_JngChen








【抖音知名网红凯X美拍美妆博主千】
















都是手滑惹得祸 by 小鱼宝








【明星凯X网红千】
















日常大面积撒狗粮 by 有毒√








【唱见凯X唱见千】
















恐怖游戏实况直播 by 逢场作攻








【知名唱见凯X知名舞见千】
















非酋主播的心塞恋爱史 by 却杉








【欧皇粉丝凯X非酋游戏主播千】
















虎牙喵  VS  Jackson Yee by 小鱼宝








【网红凯X网红千】
















易烊千玺的“死亡”吃播 by Gwendolyn








【熟睡凯X直播千】
















小易老师爱撸猫 by 送我一粒红豆好不好








【名校校草凯X网红博主千】
















<四月天>游戏,游戏 by 班·斯克汀的标本








【游戏主播凯X家属千】
















非典型恋爱(6000字短打) by From_K_to_J








【广告老板凯X直播网红千】
















【19:00  听说视频达人和合租室友更配哦~】 by 一颗站往昔的豆哥dish








【网红耿直戏精凯X撸猫呆萌段子千】
















D 写手
















如常 by 三人不玺欢








【大神写手凯X大神写手千】
















哪位太太?? by 请求降落








【点梗凯X写手千】
















我一直在等你 by 墨了个笙呐








【写手凯X大触千】
















🎈小粉红,当我CP吧? by 希子。








【写手大神凯X起步小粉红千】
















那个瘪三偷了我的梗 by 一枕清宴








【写手凯X写手千】
















【镇圈大手】【凯千】 by 我才不牙疼








【粉丝凯X写手千】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by 小鱼宝








【写手凯X审核千】
















写同人文被爱豆发现了怎么办! by 小鱼宝








【爱豆凯X写手千】
















【当虐文教主遇见甜文大手】【凯千】 by 我才不牙疼








【甜文写手凯X虐文写手千】
















[往昔AU]多情枉费诗[写手K X 画手J] by 脑子只有洞的十六








【写手凯X画手千】





























【整理】2018.6.15-7.15 短篇完结

少年J:

【文】:


百年孤寂(夏谌)by此木有隻烊




浮生(想哲,小甜饼)by江楼




青天白日(K赫,偶像x粉丝)by荆竹




我才不是 A(K赫)by我有梨涡和虎牙




绝对占有(K赫,骨科)by五孔桥




相依为病(K赫,第一人称)by安静摸鱼不声不响




啧(K赫)by kray




嘿,小朋友(K赫)by木笙 




事不过三(K赫)by安静摸鱼不声不响




为你而来(wink)by空欢喜




恋爱新手(校园wink)by小鱼宝




那夏(初中wink)by浴霸太热




大嫂(wink,总裁童x副手柯)by荆竹




日久生情(wink,GV演员,豪华车)by叶子茶




意外“精”喜(wink,ABO)by 琴键上跳舞的喵




我要夏天(wink,ABO,车+谈恋爱)by翻车梨




One day is eternity(wink,一天恋爱设定)by瑾瑜




收信人外勿展信阅读(wink,杜棠视角)by IJEONG




年年(wink)by某某




滴!祖宗上线!(wink)by多肉茂




不能说的秘密(wink)by童童




你为什么和男朋友分手(wink)by SLAINE




鬼迷心窍(wink,轻度病娇)by我有梨涡和虎牙




猫这种生物很单纯的(wink)by寒山有雪




买你一块地(wink)by童童




盲(架空背景,小凯x阿易)by千欤




夏末挽歌(又名俗套恋曲2018)(张保庆x阿易)by草莓奶盖儿




艳虏(生命之光游侠保庆X复仇美人山贼阿易)by烈酒洗剑




厕所遇到爱(总裁凯x演员阿易)by此木有隻烊




俗套土匪和压寨夫人爱情故事(土匪头张保庆×压寨夫人阿易)by年末




恩公哥哥,我超好养的(墨白x小七)by既三又四




端午安康(羽七)by瑾瑜




心肝儿宝贝(羽七,古风甜)by kray




他真的很喜欢你by越人




黄牛再爱我一次(巨星凯x巨星千)by JYCOs




同类(大朋友凯x小朋友千)by JYCOs




人间烟火(穷小子凯x小少爷千)by一加一




当凯boss遇上修车小易(有车)by淙淙




风情万种(摄影师凯×模特千)by西三里.




只有我不知道相亲对象就是他by气色好




诈欺游戏(有车)by七芒星




藏匿的爱(ABO)by唯•绾




Hello Kitty(魔幻沙雕?)+Pika Pikaby焦糖布丁




那个企鹅上疯狂撩我的粉丝是我暗恋对象(地下乐队主唱凯x选秀明星千)by –舔虎牙




全都是你(总裁凯x小员工千)by小鱼宝




全面沦陷(双向暗恋,校园凯千)by恋爱的尾巴-




All of me(总裁凯x大学生千)by小鱼宝




解冻(明星凯x明星千)by千歲




一岁的二十失去梦想(豪华大车)by此木有隻烊




知是故人来by浦崖




我们说好的by越人




很软很甜(明星凯x金主千)by很软很甜




S河蟹Mby别停




一方天地(普通人凯×大明星千,破镜重圆)by硬骨见鹿




命中注定我爱你(伪现实)by南风过境




画中人(同性婚姻合法化)by我有梨涡和虎牙




风吹云(双特工,抗战背景)by大哥大




好久不见(现实背景,短篇)by甜甜甜八




还款日快乐(学生凯千,甜)by请求降落




虾仁蛋炒饭(现实背景,甜)by甜甜甜八




对于高考你印象最深刻的记忆?(知乎体)by硬骨见鹿




我们不想失恋+我们真失恋了+我们愿意失恋(职业选手凯x游戏主播千)by硬骨见鹿




Urban Legend(黑猫凯x狐狸千)by RBP




欢迎光临(大明星凯x大学生千)by硬骨见鹿




最近几天by甜甜甜八




20180625 疗伤烧肉粽by荆竹




万水千山之后(现实向小甜饼)by Altair




我亲爱的铲屎官(又名:不要随便调戏猫)(猫咪凯x铲屎官千,有车)by叶子茶




秘密恋爱(双巨星谈恋爱)by五孔桥




前辈和小朋友(中餐厅凯X备战高考千)by七




26字母by安静摸鱼不声不响




不好意思,我也是第一次谈恋爱(总裁凯x医生千)by南风过境




一元男友by Pink Kitten




虚假情敌(先傻后A总裁凯x温柔深情医生千)by然迟




初见即深陷(狐狸凯x国师千)by三月间




做个俗人,然后爱你by五孔桥




爸爸吵架了怎么办(ABO,生子向)by开西




非典型合作关系(金主凯x明星千)by霍七小左




前辈和小朋友by一个认真磕冷cp的小号




后来by叶子茶




FLOWER ROAD(先婚后爱)by硬骨见鹿




囿于银河(现实向)by我非你杯茶




就是不按套路走,有本事你打我呀by荆竹




利落(BE!!!)by请求降落




花好月圆(灶神凯x土地千)by RBP




伺风(校园恋爱)by烈酒洗剑




所以你到底为什么要看台湾偶像剧了啦! (急刹车了)by不要兔子




头号小可爱by甜甜甜八




乌龙表白事件(校园甜饼)by霍七小左




你们对非洲力量一无所知(欧洲凯x非洲千)by此木有隻烊




哄孩子是门技术活(凯千带孩子)by荆竹




世界上另一个我(现实向小甜饼)by五孔桥




宠物也要谈恋爱(两个小动物的萌文)by RBP




扫(扫二维的双标小甜饼)by请求降落




小哥哥,小哥哥,吃鸡吗(吃鸡王者凯✘绝地求生新手千)by Amor




住我楼上的漂亮小哥哥by此木有隻烊




《车》1.0by怡宝




无法预测by Amor




by南七




法国爱情故事了解一下(明星凯x学生千,中餐厅2背景)by阿芷姑娘




考完约什么+饱暖思什么  (色气向)by别停




小虎牙挺漂亮(病人凯x儿童牙医千)by此木有隻烊




惊鸿一面(古风,年上)by越人




我不知他一二(破镜重圆)by阿冗




非常规心动(先婚后爱+豪门)by夜行


1 2 3 4 5 6 




别让我离开你by污飘飘


   番外




我不是药神(有车)by别停


 




后来(练习生凯x练习生千)by Amor


   终章前奏 终章




爸爸带娃记(K赫,wink,凯千)by余音


   




初次心动(校霸凯x学霸千)by真不喝雪碧吗


   




水形(人鱼凯x影帝千)by千昼夜


   番外




醋精(总裁凯x明星千)by羽


  






【图】:


猫跟你都想圈在怀里by小烊快泡




“而我只看向他眼底,千万人欢呼什么,我不关心。”(条漫,双向暗恋)by千层卷




【庆易】让人把持不住的一对by小烊快泡




长发阿易和T台小凯(水彩条漫)by枝枝




来自圈外某不愿透露id的画手太太的激情创作~ by Amor




祝贺归念完结!by纯粹




两只粽子精祝大家端午安康by防塔卫星




瞎涂个金主play  by过期来信




早晨by小烊快泡




天台by _禾禾禾子_




保庆x阿易by  ganleeeer




试一下师生by防塔卫星




最近关于红尘和往昔的烦恼= ̄ω ̄=(条漫)by红领巾




生活在某孤岛的原住民凯,一天出海抓鱼,捞到了高考完在海里撒欢却不小心遭到鲨鱼攻击的学生千by枝枝




童童柯柯by  ganleeeer




摸鱼第二弹(ง •̀_•́)ง by红领巾




咖啡店店长x玩具店店长 by纯粹




∠( ᐛ 」∠)_ by枝枝




废话:


6.15-7.15的长篇完结会在明后两天整理出来


十里青青太太销号了,只能自食其力了orz


第一次做整理,有什么需要改正的也希望大家指出来


如果有我没整理到的月内完结短篇也请私信我


争取每个月做一次完结整理


顺序都是随机的,但是只整理热度150+的


如果有错请【私信】,谢谢♥



一生黑🙂🙂

玫瑰的星光游乐园:

小天使?呵


工作室下场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吗?


那是王源的工作室王源是老板,老板是什么意思不用我解释了吧?


你说他控制不了这件事,没有说话权,exm??


那这跟傀儡有区别?那这工作室有和没有区别又在哪?你懂什么叫工作室吗?你听说过哪个工作室可以不经自家老板同意擅自做决定的?


这世界上有种东西叫法律OK?


无论怎样,工作室把那份声明发出来里面一定有王源的份这是事实!


我承认,我一开始就因为他家粉丝问题对他有偏见,但我不黑,就算看到有人叫他小天使我也毫无波澜,毕竟年少不懂事,还是有着粉丝行为与偶像无关的思想的阶段


但自从看了毒龙钻视频后,我恶心,再听到有人叫他小天使我感觉这个词被玷 污了,这个视频应该大部分人都看过,本来这个年纪说说黄腔没什么,但是作为一个公众人物,在公共场所口无遮拦的和助理大谈色 情话题,两人神色淡定像讨论天气,而且那时凯千两人应该距离不远,反正没出现在视频胖虎也不在,但这是我最不能忍的!


[如果你要问视频里他和助理的对话,我只能给你提供关键词:爆菊,女朋友性欲强,毒龙钻,只记得这几个,详情你去千家超话要视频去,保证有收获,当初为了不被公关完那可是全部人手一份啊,只不过我没存]


然后再到今天整容事件,看到还有434为他和工作室洗白????


赶紧滚OK?


如果说我以前是单纯不喜欢他那我现在已经开始怀疑他的人品了!


他可是让工作室发声明的一员啊!


你要是这样还能一口一个小天使我TM也是真的服了!


麻烦您赶紧转源唯拜拜了您嘞!


滚!!!!


PS:我觉得有个小可爱提得建议很好,写手写文要带王源就请求在开头说清楚吧,比较有人雷啊,比如我,当然这只是个建议

还是吐槽

希望这次为kk站街的人们下次在qq被rs的时候也可以站出来,不要每次qq被rs就装作看不到

满架蔷薇:

知道昨天发生了什么的我现在非常非常生气,我希望这次某些434躺平任嘲别找任何借口,不只是最初与隔壁争胜负的,还有后续甚至现在还在抱团找借口各种狡辩不肯承认错误的。
明知道隔壁是一群蛮不讲理的疯子还要去招惹,害千玺被无辜伤害,这是第一错,与隔壁对打输了并害千玺被辱骂后第一反应不是心疼反思错误,而是想到与隔壁的争执,这是第二错,千玺被隔壁辱骂后惹怒唯饭害小凯又被更大规模无辜伤害,这依然是最初不当行为引发的第三错,小凯被骂后第一反应同样不是心疼小凯反省止损,而是继续只顾负气跟唯饭争执,这是第四错(这条不再指及时止损承认错误的人,特指还在狡辩死不认错的人,后续同),如今还在狡辩死扛导致红往在其它各群体面前的整体形象受到相当不好影响,阻碍原本可能被吸引的潜在红往粉,这是第五错。这里不得不感谢另一家唯正忙于处理内务没空搭理,不然就还有第六错了。
因为无谓的口舌之争(不仅是与隔壁的还有与唯饭的),不仅有损红往一直以来对外的良好形象,更重要的是将两个爱豆拖入无妄之灾,唯饭总说红往是千腐唯凯腐唯,你没为任何一个人收起你的任性逞强,是什么千腐唯凯腐唯?你就是自己的唯。
抱歉在乐乎这种本该只关注文章的地方讨论不愉快的事情,但是当我看到那无数条对千玺跟小凯的咒骂侮辱我已经快气疯了!!!等我气消了再说……

这就很吓人了

加一,这种披着千凯千大大的皮,做着凯唯的事情黑着千玺的人,真的怎么好意思说自己是千凯千

栖川君:

爱抱团又爱下场


你说这不是活该找骂吗 还说这么智障的话


【很早就想diss那个画手的画风了 真的不好看